我寄人间雪满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救命!

冻鸭:

今日起床,心中惊悸,我便知道今天肯定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怀着忐忑的心情点开了lo,便有小伙伴告知,佛心蛊勃然大怒,写了长lo谴责我这顶着晒雷文的名头“掐CP”的暴民。邮局港剧,为了拿出锤子,我还跑回去重新欣赏了一遍你的大作,看完之后我双眼充满了泪水,仿佛汹涌时期的姨妈,我不由得想大吼:**。


我只想对佛心蛊说一句,您不是在逗我吧,您从小到大语文成绩及格过吗?您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谁在意你什么CP了,我根本就是就你塑造角色方面提出了抗议好吗?!您写的那些CP,统统换上一个名字我都不意外。反正我是不认识那样的江波涛,不认识那样的王杰希,不认识那样的周泽楷,更不认识那样的杜明!我不掐CP,我只是雷的搬运工。对不起,重来,我不掐CP,就掐你雷。这活动本就是掐雷的不是吗?


多好的冷CP啊,本来还能就着吃两碗饭,您一写,得了,跟吃了两碗shi一样,你对的起shi吗?


昨天本人实在是有些偏激,说了要打死你的话,好,我现在也不会收回的,别被我遇到!若是你不知道你哪里欠揍,那我就告诉你,先引用你下你的名言——“与其指责别人,绝对是做好自己能够做的事,对你喜欢的东西的推动意义更大。”


算我求求你了,你就闭着嘴,我还不会骂你。你看看你干的事情吧,你的所作所为,就是把别人“用心好好做的事”“认真推动的喜欢的东西”给搞的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别人用真心写出来,希望这个CP能被更多的人喜欢,你一篇,如一颗惊天动地老鼠屎,没人再敢来闻这碗汤。


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无力,我对着那样的文州、那样的老魏、那样的波涛、那样的乐乐、那样的小周,不发一言,只能默默地心疼他们。


其实说句良心话,被毁的最惨的还是喻魏。原本卖安利卖的热热闹闹,主页总能看到那篇好文。结果你开始创作糟蹋之后,喻魏可以说是“万径人踪灭”,直到现在的喻魏就是个笑话,听过没听过的都会说,“喻魏?呵呵,雷死了。”“魏琛的身子真美哈哈哈哈真的吗?”我真的很想解释解释,其实喻魏不雷,是……可是我说了又有什么用呢,这颗老鼠屎我们谁也搬不动,只能生生弃了这碗汤。


佛心蛊,脸疼吗,别人“做好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推动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你呢?


既然都说到喻魏了,那就看看节选吧:


[魏琛是他的肝,他的心,小翠浓被魏五爷养着,妖妖娆娆的女人冲着的只是魏琛的钱和势,她亏了他的心,伤了他的肝,喻文州杀小翠浓那天活生生把她的心剜了出来,她那时还有一口气,只是不能说话。


喻文州捧着她的心放在她面前,笑着说原来你的心也是红的啊!我以为是黑的,敢情不是。


 


谁伤了魏琛都得死。]


 


这个喻文州,真的是喻文州?喻文州原来是个杀人狂魔啊?喻粉你们还能忍得了?喻文州把人家小姑娘杀了,还要把人家心给挖出来?原因就是因为这姑娘喜欢魏琛,他就欺骗人家感情,然后杀人挖心?


妈妈救我,我真的不相信,喻文州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继续我们的酸爽喻魏:


 


[“师父……我想死在你身上……”]


[他怎么想得到?魏琛身子里的肉儿吮得那样的紧,他射了进去,却跟魏琛喃喃,师父……琛,文州已是泄了,可你夹得好紧,我不出来成的么?]


 


[他说,师父,我怎么不要?你不在,我就把前程名声一点一滴抓了在手里。如今我这些都有了,只少了你,但少了你,原来偏偏就是不行。琛……我是痴的,你怎么会不晓得我呢?你的东西我留着,你的房我不许别人进去,只有我,我在那想着你,想着你在床上看着,笑着,但想着你,我身子便疼起来,那么的疼,就似有双手把我生生扯成了两半。


 


琛,我想过女人,要过女人,但我的身子在她们里面,我眼前的还是你。我同你……那不是什么有趣,是我的骨我的血,入在你的身上,叫我觉得自己终于成了整一个。


 


你不在,七年多……


我裂开来,补不起……


 


琛……]


 


[魏琛的身子太美……]


 


抱着奇文共赏析的心态,好好看看,注意不要让家里18岁一下和38岁以上的人看到,教坏小孩子,吓出心脏病,恕lo主不负责任。


 


喻魏若是冤枉,那王江……王江就是……废话不说,我们来看:


 


 


[“涛涛,涛涛,喜欢吗?再深一点好不好?”


王杰希的声音在耳边荡漾,心就化了。]


 


[王杰希可以说算比较瘦,但是是很精悍的类型,力气也不小。


 


江波涛的身体被他朝上丢又落下来,一次比一次进入更深。


 


“里面软绵绵的,酒都喝到这里来了?”王杰希低沉的笑声随着他啮咬江波涛耳朵的动作灌进他的大脑。


 


“又软又热,很湿,喜欢丢高高吗?涛涛?”]


 


[王杰希安静地凝视着江波涛,江波涛硬撑了一会儿,还是抵不住地落了下来,头皮一麻,在收紧身体的情况下被捅到深处,感觉强烈了好几倍。


 


“喜欢我操你吗?涛涛?”


 


王杰希的语气还是那么温和,笑眼弯弯地,然后悄声附在他汗湿的耳边:“你跟我有什么好拗的?爽就好了,对不对?”]


[“唉,说出来嘛!涛涛,人心隔肚皮,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操得舒服吗?”王杰希继续捏着他的臀抛动。


 


“嗯……舒服……用力……”江波涛闭上眼,感觉被撑开又合拢。


 


“最喜欢谁操你?宝宝。”


 


“电动棒。”这什么狗屎称呼,还不如涛涛呢!江波涛没好气地说着。


 


“操,哪个牌子的,我把这厂买了。”王杰希笑得哈哈哈地。


 


“除非你改叫王杰希牌吧!土豪。”


 


“比我粗比我长吗?”


 


“滚——你烦不烦,比你粗比你长,行了吧!”


 


“那肯定不了我热。”


 


“你无聊……嗯……”


 


江波涛用坐姿射出来,王杰希一脖子都是。


 


“宝宝,你怎么那么远?”]


 


老王,一把年纪了,”涛涛“叫的爽么?老王这个人,是魔术师,可是他不见得有人格分裂症,能把自己搞成这样也是不容易。难道他会感谢佛心蛊给他打开新世界的大门?王队粉们,你们认识这样的王杰希吗?


 


[王杰希一阵没听见江波涛说话,转头用探寻的眼神瞧他,却看见江波涛站在门口眼泪滴滴答答地朝下流。


“这是怎么了?”王杰希把手里的活儿丢在桌上,两步跨到江波涛跟前低声问。


“……你嫌我……”江波涛看他一眼,手指抬起来,捉着王杰希灰色毛衣的下缘。“为什么嫌我?我就做不好?谁都能嫌我,你不行,我昨天太累了才睡过去了,你怎么这么好呢?我一在你身边就犯困,就任性,我能不知道我是越帮越忙吗?我知道啊,我就是想帮你做点什么……哎……昨天我太累了,真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嫌我……”]


 


好好一个江波涛啊。涛涛你跟我说,是不是哪个于正剧女主穿到你身上了?我别的本事没有,捉鬼还是有一手的,你跟我说,我打她啊!江波涛这个角色,真是在佛心蛊的笔下,魔性化了,本来我就很讨厌一个叫”hello波涛“的设定,看了这个之后我已经能很淡定的接受江波涛说着流利的英语做随队翻译了。


 


说起来这篇王江文里,还有一个倒霉催的角色,那就是周泽楷。


总所周知,小周并不是表达障碍,只是懒得说话。虫爹都说了,人是个内向的孩子,谁身边都有一个吧。他是可以说话的。但是,周泽楷的特点就是沉默寡言,再可以说话,能说出长篇大论的都不是周泽楷。


 


来领略一下这篇文里的周泽楷,以下都是他的发言:


 


[江波涛跟着周泽楷进了电梯,门关上再没外人,周泽楷哼笑一声看看江波涛:“派系之争,殃及池鱼。”]


[“不是,是副董,项目是董事长要上,副董那边自然要来抹黑,首先就先抹黑到我们脸上。”]


[“你说呢?”周泽楷伸手接过江波涛帮他提着的公文包,“董事长之前出国了,就有人搞三捻四,他回来我们就过来问方案是不是不满意,他会不知道有什么人在作怪?方案本身肯定没问题,他今天已经拍板,不过还是夸我们做得有国际水准……”]


[“繁花血景,霸图那个张佳乐以前的搭档,后来因为神经问题去了日本。”周泽楷给他一点提示。]插一句,神经问题,我想替孙哲平把你打出精神问题!


[“对,他如果不是因为过分集中精力就会神经痛的话,估计张佳乐现在还在百花。”]


[“所以他只是参谋。”周泽楷似考虑了一下,手指点点桌面,“张佳乐和孙泽平在他去日本之前是情侣关系。”]


[“当时闹得很大,”周泽楷手指停下来,“如果最后发现还是非得那个人不可,没必要扯这么多事。”]


 


觉得酸爽程度不够?没问题,马上就来了一身土霸之气的总裁楷:


[安排给周泽楷办公室服务的姑娘在门口敲门,周泽楷点点头,姑娘吭哧吭哧地蹒跚着从江波涛身边路过。江波涛回头看,发现姑娘提着一整桶桶装矿泉水,四十斤那种。


江波涛站起来,把水提到饮水机上装好,姑娘感激地道谢然后提着空桶出去了。


“Matthew……你让一个姑娘做这个?”江波涛问。


“嗯?我让她做什么了?”周泽楷根本不关心。


“一个小姑娘换四十斤的水,你以前也不帮手吗?”


“她又没让我帮忙。”周泽楷把写了流程的资料拿给江波涛,“她不开口,那就是做得来。”]


[“我给你半年时间!最多一年。”


等他哭完以后看着自己肩头湿润布料的周泽楷不容拒绝地说。


“这次中级合伙人出国培训我会推荐你,不管你今天这样是为什么人,回来时把我的副手按原样还给我。”]


 


周泽楷真不愧是联盟的枪王。拇指。躺枪之王。在别的片场演完电动棒了,盒饭还没吃上呢,就得来演霸道总裁。这气质,这风度,跟我们家鱼塘打工小弟有的一拼啊。周粉估计这会儿都想饮弹自尽了吧,不要着急,天台排队去。


 


双花:


 


[张佳乐搂着个被挫掉了大半拉脑袋的雕塑,大张着撑开得笔直笔直的腿。


白色衬衣下缘随风拨弄滴滴答答的前面。


他听见自己在哭。


哭着喊着抽噎着。


“老公不要了……要死了,捅得那么深……嗯嗯啊啊啊啊嗯嗯……JB好大不行了不行了,妈妈救命……呜呜呜呜呜……”


孙哲平站在他身后送着腰,他弯下来抱着张佳乐让他想起艺术基地村头四川烧烤那家养的有四个眼睛的狗。


狗子在春天的油菜花香里搂着母狗操得迅疾如风,大家都站在那笑,油画家雕塑家后现代装置艺术家行为艺术家,全部站在那乐呵呵地望着四条腿的动物交媾。


孙哲平从身后捏一把他的腰。


“把你操成那样好不好?”


孙哲平的声音荡过来,长得灰扑扑的母狗动情地张着嘴,口涎滴滴答答地落,吐着鲜嫩的长舌头。


孙哲平含着张佳乐收不回来的舌尖,咬着软绵嫩滑的肉。


公狗腰一刻不停。


张佳乐收紧的肚腹盛在孙哲平粗糙的大手里,肚脐里满满地顶着他的手指。


“老婆身上每个洞都是老公的。”


他想起孙哲平说过的话。


射了石膏塑像一胸脯。]


本人当时年少无知,刚入lo,某日在主页看到了这篇,看完了之后,嘴型保持O状久久不能言语,”妈妈,快跟上帝出来看妖怪!“


震惊之余,把推荐到我主页的那位伙伴拉黑了。


不得不说,佛心蛊对我国目前各大高校校址皆选在城乡结合部的现状十分了解,不然本文也不能如此地有乡土气息,另观者心碎闻者痛心。


张佳乐啊,你,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孙哲平啊,你,你怎么就这么流氓呢!


双花粉看完这篇之后,大概排着队站在楼上周粉身后上了天台了吧。终于排上了天台之后,发现下面堆满了王粉喻粉江粉,得嘞,今儿又没排上。


说了这么多,最后还是想啰嗦一句,佛心蛊,没人掐你CP,我干什么要掐你的CP,这些CP哪一个不是我的心头好,我是在掐你雷,我都不稀罕掐你三观,我就掐你雷的惊天动地,毁人CP无数。


不服的话可以找我谈谈,但我不一定能保持心平气和的状态。



评论(3)
热度(637)